未签订合同,如何确定养护费用是否包含在苗木绿化工程中?优秀案例分析

发布时间:2021-02-20 10:00:00

对于苗木绿化工程,没有签订书面合同,也没有约定是否包含后期养护费用。如果双方对此费用有争议,一审法院采用惯例进行判决,二审法院创新性地采用实地调查、随机数据采集、概率统计、价格比较等方法,增强说服力,这是审判方法的创新。

对于苗木绿化工程,没有签订书面合同,也没有约定是否包含后期养护费用。如果双方对此费用有争议,一审法院采用惯例进行判决,二审法院创新性地采用实地调查、随机数据采集、概率统计、价格比较等方法,增强说服力,这是审判方法的创新。

1、 刘某和雪山某公司借用东冉公司的名义参与投标并中标。2013年3月25日,建设单位沈阳浑南建设局与东冉公司签订施工合同,将绿化工程承包给东冉公司,人工、材料、综合单价固定;

2、 刘先生将上述道路绿化工程分包给高先生,双方签订了报价单,明确约定了种苗的名称、数量和综合单价,总价400万元;养护期3年;种苗总价500万元;

3、 在施工过程中,刘某将其他路段的绿化工程承包给高某,并约定了某品牌的苗木、数量和面积,每平方米6元,含养护费,共计24万元;

4、 刘某先后向高某支付360万元,但债务尚未清偿;

5、 此外,经查,在雪山某公司与高某2011年签订的苗木绿化项目中,约定了综合单价,高某承认其中包含养护费用;

高晓松向法院提起上诉,要求刘某、雪山某公司和东冉一起还债;

【一审判决结果】

一审法院结合双方以往的交易实践,将苗木养护费用已包含在合同价款中,并没有支持这部分请求

【二审结果】

二审法院提出,对树苗收购价格应当当场进行调查,并与清单约定的价格进行比较,以核实是否存在较大的价差,价差是否足以计入养护费。根据调查结果,清单中约定的价格与刺槐、蒙古栎、红皮云杉的价格存在一定的价差。

由于双方对抚养费没有书面约定,高丽霞作为主张抚养费的一方,应当承担举证责任。在现实中,调查结果不能支持高丽霞的主张,高丽霞也没有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她有权额外索取抚养费。因此,高丽霞的上诉不能得到支持。

1、 死苗问题是园林工程合同纠纷中最常见的纠纷。我们要尽可能签订书面合同,及时补充书面签证,明确各方的权利和义务。

园林绿化工程有其自身的特殊性,通常涉及土方工程施工、苗木收购、种植、后期养护等环节。苗木的成活也是一个常见的问题。在约定期限内保证存续,存续期满后另行支付抚养费。设计变更意味着需要重新种植新苗木,需要及时书面签字,以免竣工后业主拒付。

在计算园林绿化工程造价时,通常需要采用单独定额,定额通常按面积计算。区别在于是否密植,密植定额标准较高。苗木死亡后,补种的品种和价格也容易引起争议。

由于协议不明确、未签订书面合同、未执行纸质签证等原因,纠纷时有发生。因此,园林绿化工程应尽可能签订书面施工合同,约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,如有变更应及时补办签证。

2、 论二审法院审判方式的创新

对于本案争议性问题,一审法院采用传统的依惯例判断的方法,不存在法律适用的问题。二审法院采用了更具创新性的审判方式。一审在当事人投诉无法解决的情况下,采取实地调研、导航随机选择、数据收集、与报价单价格比较等方式。认为报价单价格普遍高于市场调研价、运费、维修费综合单价,报价单价格中包含维修费,弥补了一审说服力不足,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,